当前位置:首页电视剧资讯

中央歌剧院倾情打造 微歌剧《阳光灿烂》致敬抗疫英雄

微歌剧《阳绚烂煌光耀》剧照

中央歌剧院在落实党和国家各项防控行动的同时,深感文艺事情者的使命和责任在肩,于疫情防控时代推出致敬战“疫”英雄的《长江之歌》特殊版,用经典鼓舞人心;同时坚持普及雅致艺术,为武汉的莘莘学子和天下的音乐喜欢者们开设艺术浏览系列网课和高品质“云”上文化艺术运动。在这段日子里,中央歌剧院的艺术家们坚持居家练功、坚守心中舞台,思索着怎样用歌剧人最善于的方式把呼之欲出的创作灵感用音乐语言纪录下来。致敬祖国、赞美英雄,为时代立传、为人民抒情,是室内微歌剧《阳绚烂煌光耀》的创作初衷,也是中央歌剧院歌剧人配合的心声。

室内微歌剧《阳绚烂煌光耀》从构想创意到排演录制,都是中央歌剧院歌剧人的由衷之言、有感而发。这部戏由中央歌剧院院长、艺术总监、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刘云志作曲,并与中央歌剧院刘静配合担任编剧,张梦丹担任视频设计和拍摄统筹,中央歌剧院男高音赞美家李爽、女高音赞美家阮余群、男高音赞美家李想分饰医生、病患和病毒等主要角色,刘云志与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各弦乐声部首席担任室内乐伴奏,中央歌剧院合唱团担任合唱和群众演员,该剧视频版由中央歌剧院视频与舞美团队配合制作完成。

主创团队思量到疫情形势下的客观条件,选择用相对简朴、小制作的创作模式来定位这部室内微歌剧。这个构想获得了中央歌剧院艺术家们的高度认同,在短短一个多月内,该剧就完成了剧本、音乐创作,迅速创排成型并完成了全剧的拍摄和制作,可以说是到达了纪实新闻的速率和歌剧艺术的高度。从内容上,它体现了面临突发的重大疫情,举国上下团结一心、众志成城的真实状态;而室内微歌剧的形式,是一次基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大情形、大配景下的全新艺术实验,也是对歌剧多样化形式的一次有益探索;选择视频版线上首发,更是依据当下海内抗击疫情阶段和防控政策,为阻止大规模职员群集而确定的事情模式和泛起手段。

编剧在21分钟时长的篇幅里,聚焦疫情防控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三者:医生、患者与病毒。编剧没有用过多文字赘述角色间的自然关系纽带,反而令作品更专注于表达人物关系背后的真情实感。以微观见宏观的视野,来展现大事务中的小片断,这既使这部微歌剧立意新颖,又给人以更大的想象空间。对于全民抗疫中,天天接受重大信息量的通俗观众来说,是一个举重若轻的、更为凝练的构想。

在这部颇具实验探索意味的原创室内微歌剧中,作曲家突破传统,选择弦乐五重奏的室内乐形式来为整部微歌剧撑起音乐配景,刘云志深谙室内乐形式在细腻情绪表达上的优势和其戏剧性张力,接纳弦乐五重奏的体例,也做到了与独唱、重唱及小型合唱的规模相匹配。作曲者选用了具有鲜明性格和强烈情绪的音乐元素举行创作,调性清晰、织体富厚、旋律优美,既充实使用了弦乐器的声乐化优势,又注重声乐的器乐化运用,使音乐形成一个细密团结的有机整体,更具有声乐室内乐的奇异魅力。

全剧以乐队主要、狰狞的反面谐音最先,合唱《迎战迎战》控诉着病毒对生命突如其来的侵袭,小提琴尖刺的高音就似乎是那绝不留情的晴天霹雳。戛然而止的音符,引出失去亲人的无言之痛和来不及陶醉的伤心,乐队齐奏的三连音就像那逆行而来的英雄脚步,急急遽地奔赴。当唱到“周围八方,红旗漫卷”时,第一小提琴一句交响乐《红旗颂》的主题,瞬间带来鼓舞人心的激情豪爽。女高音咏叹调《阳光》的前奏十分优美,在小提琴的旋律里隐约可以听到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第二乐章中表达忖量的音乐念头,以及《培尔·金特组曲》中描绘向阳的“晨景”主题。二者交织在一起,营造出充满希望和温情的画面。阮余群的演唱温暖深情,她用一曲《阳光》娓娓道来剧中女病患在苏醒后对白衣天使的谢谢和对家人的惦念。作曲家将旋律与具有强烈视听“通感”的伴奏巧妙团结,实现了气焰气焰与意境上的协调统一,也形成了陪衬剧情气氛的强盛助推力。

在“病毒”唱段《我来了》当中,病毒以拟人化的形象展现出狰狞、貌寝、狂妄又狡诈的特点。作曲家首先选用乐队各声部强有力的七度反面谐音程轮奏,来体现它突如其来又恶势汹汹地突入,用强烈的戏剧发作力来反映人类心田毫无预防的张皇;厥后又运用拨弦与附点切分节奏的多次泛起来表达病毒反重复复、难以琢磨的狡诈特征。该唱段阴晦狡黠,与李想的精彩演出合二为一,堪称亮点。

男高音的咏叹调《春天一定到来》极为感人,它是白衣天使的心田独白,也是逆行英雄的真实写照。这首歌旋律优美,朗朗上口,唱词质朴无华,音乐情绪真挚。李爽用高亢的歌声和丰沛的情绪,唱出了医者仁心的高尚情操与使命继续。

全剧以极简的玄色幕布为配景,仅通过一个病房的情形配景来泛起医患人物关系。小规模制作在一定水平上制约了演出空间,而视频镜头语言的组织和运用就对剧情做了很好的增补息争读,在与光影的细密配合下更具象征意味。

在《春天一定到来》的演员特写镜头里,暖黄的灯光始终追随在救死扶伤的医生身上,它象征着白衣天使转达生命之光、抗击疫情必胜的信心之光和疫情事后春暖花开的绚烂光耀阳光。再如唱段《我还会再来》中,象征威胁生命的红光一直笼罩在身着黑衣的“病毒”头上,随着歌词“天下无限大” ,镜头切近景到演员,红光从一点迅速扩散至全脸,象征病毒伸张已是全天下的配合问题,需要全人类的起劲才气抵御。

对病毒撒播的拟人化表达是通过“一镜到底”的拍摄手法完成的。群众演员被定格在生涯化的瞬间,用弥漫的烟雾营造神秘的空间。李想饰演的病毒以狰狞的心情和夸张的行动穿梭人群,镜头追随着他的脚步,也牵引着红色的追光,似乎疫情正在悄无声息地扩散。这种新闻团结的拍摄构想,在视频画面中十分巧妙地完成了病毒撒播的情境塑造。

剧中的每一个镜头的切换都有其特此外意义。好比支援护士和医生在电话中说出即将去往一线的新闻,话音未落,镜头借助一个滴注中的输液瓶,完成了从外景到病房的空间转场,也为女病患的醒来做了情节铺垫和剧情引入。同样,当男高音在咏叹调中唱到“我也有妻儿怙恃”时,画面中叠入了一家人在一起的模糊图像,似乎诉说着医生脑海中浮现的场景,转达了歌词的意境。看似无意,内有逻辑,这些细节将剧情表达得更为自然,体现了镜头语言无声的魅力。(文王小蓓)

返回顶部